现在位置:临沂市环保局新闻动态媒体评论 → 文章内容
 
 
 
《山东商报》:守护“山东蓝”辛苦亦欣然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0-18 共点击


   山东环境质量的持续改善离不开对环境的监测监控,山东每年产生24亿个环境监测数据,每个数字的背后都饱含每一位监测人员的付出和激情,日前,记者走进山东省环保厅,了解他们身上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谷树茂从事这项工作近十年,出差行程45万公里,为了监测爬高上梯,累计爬升高度相当于三座珠穆朗玛峰;许艳芳是一位二胎妈妈,怀着身孕仍坚持跟毒性化学品打交道;石敬华被邀请去孩子的学校发言,他说:“我感到非常自豪,既因为是孩子家长,又因为是一名环保工作者。” 

  每人每年200天都在出差

  山东省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是全省环境自动监测监控系统的网络中心、信息中心、技术中心。该中心的污染源监控室负责全省重点排污单位和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日常监控,“废水监控每2小时出一个数据,废气每分钟都会出一个数。”污染源监控室主任石敬华说。

  环境监测是环保的基础工作,是环保的“耳目”和“哨兵”。但只有依据真实的监测数据,才能作出正确的环保决策,治理污染也才能对症下药。

  那么,如何保障数据的质量?污染源监控室现有工作人员11名,平均每人每年出差200天以上,主要任务就是“打假”。

  今年年初,他们就组织查处了一起污水处理厂监控数据造假案件。2月13日,春节假期结束没多久,浓浓的年味还未散去,他们已经奔波在打击监测数据造假行为的途中。通过监测数据审核分析发现,东明县一家污水处理厂外排废水流量和污染物浓度变化异常,存在造假嫌疑。“当天下午,我们就悄悄地把污水处理厂周边环境和排污口位置摸清楚了,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便于蹲守和第一时间迅速固定造假证据。14日凌晨2点多,我们来到排污口附近蹲守,4时,我们对污水处理厂突击暗查,当场抓个‘现行’:该企业采用地下井水稀释的方式干扰采样。执法人员立即固定好造假证据。”

  “在孩子面前讲环保,我感到非常自豪”

  污染源监控室这11个人的行李就放在办公室,“随时可以走。”采访当天,记者参观了其监控执法设备存储室,大大小小的设备箱整整齐齐摆放在内,随便拿起一个提在手中都不轻快。其中有一套监测废气的设备,名叫傅立叶变换红外分析仪,至少重50公斤,需要两个人抬。

  石敬华自信地说:“这方面,我们是全国的技术权威。”通过钻研总结、积极创新,经历多次失败后,他们终于研发成功了污染源自动监控设备动态管控技术,实现了监控设备参数造假远程报警及证据自动固定。“今年国家给了专门的课题基金,让我们做动态管控技术规范,要在全国推广这一技术。”“以前发现数据造假后只对企业罚款,但这样企业违法成本低,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不仅罚企业,还要追究造假者的责任,相当于‘双罚’,威慑力度加大。”石敬华说,“今年又进一步加严,数据弄虚作假按破坏环境罪处罚,追究造假者的刑事责任。”

  打假不是最终目的,数据真实了,企业必然需要提高治污能力,做到“真达标”,环境质量才能提升。

  来看看环境质量的变化。以全省城市空气质量PM2.5浓度监测结果为例,2013年全省平均值为98μg/m3(微克/每立方米),2014年为82μg/m3,2015年76μg/m3,2016年66μg/m3,2017年截至9月底为55μg/m3。

  石敬华的孩子还在上小学,对环境监测工作理解不多,他小的时候就知道爸爸是“爬烟囱”的。今年年初,孩子的小学举办“爱泉、护泉,保护环境”主题活动,因为石敬华从事环保工作,被学校邀请作为家长代表发言,“第一次在孩子面前讲话,我感到非常自豪,既因为是孩子家长,又因为是一名环保工作者。我希望,我的孩子也会为我自豪。”

  监测废气,他累计攀爬3万多米

  谷树茂是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大气室的一线监测员,他主要负责国家总站、省环保厅的例行监测任务,以及执法监测、环境突出问题的应急监测等工作。“有人举报,不管在线监测情况如何,我们都必须带着设备去现场监测。”他和他的同事最多的时候连续41天都在外监测:独立调查,不打招呼直奔企业,杀回马枪,趁着中午、晚上突击监测……不分昼夜。

  从2007年开始,谷树茂一直从事这项工作,这些年来,他累计出差1500余天,行程约45万公里,相当于绕行赤道11周; 监测人员需要带着监测设备攀爬至监测平台进行废气监测,例如,烟囱的监测平台一般在40-70米的高度,这些年累计爬升高度3万多米,相当于攀爬珠穆朗玛峰3次。他笑着说,“我2014年结婚,现在孩子刚一岁半,由于经常出差,孩子都快不认识我了。”

  看着河水变清深感欣慰

  水环境同样需要监测。省环境监测中心站水室的许艳芳告诉记者,水样采集的过程耗费时间长,一般出去一趟就是一周的时间,一周的行程能达3000公里,且采样点位一般比较偏远,路上颠簸自不用提。别说一周了,三天跑下来就腰酸背疼,在车上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感觉手脚无处安放。

  许艳芳还是一位二胎妈妈,现在怀孕五个月,出差少了,主要是做水质中挥发酚、石油类、氰化物和阴离子表面活性剂等的分析,做这几个项目接触到的除了有毒性的氰化物外,还用到易挥发的有机溶剂。“但这都是自己的工作,不能因为怀孕就说这些项目我不能做。如果人人都这样保护自己的话,工作谁来做呢?”

  上个月有一批环保督察的样品,下午快下班时许艳芳接收到样品,第二天就要数据,而且还是好几个项目的数据,她和同事一起加班直到凌晨三点。想想这些工作感觉很辛苦,再想想我们每个人的付出,都是为了换回大环境的改善,这就足够了。“以前有很多小造纸厂,河流周边都能闻到臭味,现在很多黑臭水体消除了,这是老百姓能切身感觉到的,我很开心。”许艳芳说。


 
 
打印本稿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临沂市环境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临沂市环保局监制
版权所有:2007 lyhb.gov.cn
请使用IE5.5版本以上的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
2007.1.26 鲁ICP备05023419号